<source id="hu9ho"><mark id="hu9ho"></mark></source>
      1. <video id="hu9ho"></video>

      <b id="hu9ho"><sub id="hu9ho"><dl id="hu9ho"></dl></sub></b>
      <menu id="hu9ho"></menu>
    1. <wbr id="hu9ho"><input id="hu9ho"></input></wbr>
    2. <small id="hu9ho"></small>
      <b id="hu9ho"><address id="hu9ho"></address></b>
    3. <video id="hu9ho"><mark id="hu9ho"><noframes id="hu9ho"></noframes></mark></video>
    4. <video id="hu9ho"></video>
      <wbr id="hu9ho"><input id="hu9ho"></input></wbr>

      首頁 > 風采展示 > 人物茶座 > 正文

      黃瓊

      來源:山東學前教育網  投稿人:王慧敏  時間:2012-10-25  瀏覽次數:

      1.jpg

              [人物小檔案]
        黃瓊,上海市教育委員會幼特教部主任。畢業于南京師范大學學前教育系。十幾年來與整個上海幼教第二期課程改革風雨同舟,一直從事學前教育的教學研究、課程教材研究工作。主編的專業書籍主要有:《幼兒園教育活動模式的研究與實踐》《幼兒園探索型主題活動的實施與案例》《走進新教材———上海二期課改新教材培訓讀本》《0~3歲嬰幼兒教養活動的實踐與案例》等。
        教研需要大愛;教研需要大智慧!
                             ———黃瓊
        思考,并實踐著;忙碌,并快樂著。這是我采訪黃瓊老師以后最深的感觸。無論是召開各區縣的教研員工作會議,還是組織中心組、課題組的討論活動;無論是幼兒園的園本教研研討,還是現場看課、評課;無論是和園長們交流,還是與老師們互動;無論是準備各級各類教育教研工作的發言稿,還是撰寫自己的專業文章;無論是主持全市的教研現場活動,還是思考并提出新的研究思路和方法。黃瓊老師總是極其認真而靈活地、專心地把它做好,而且不斷地從這忙忙碌碌中體會和體驗著工作的快樂。她是個實在的人,說話做事從不務虛。她常說:“盡管教研員沒錢、沒權、沒榮譽,是為別人做嫁衣裳,為別人服務,但我們也要快樂教研,在工作中實現自身的價值。教研員的角色定位就是為教師服務,為幼兒園的發展服務。如果因為我們的努力,教師能在互動過程中不斷成長,幼兒園的教育質量能不斷提高,能給孩子帶來可喜的變化,我想這就是我們快樂的源泉。”
        黃瓊老師自1997年從上海南林幼兒師范學校調到市教研室至今,已經十年了,可以說她與整個上海幼教課改風雨同舟。十年磨一劍,談起十年來從事課改的經歷,從事教研的感受,黃老師感慨良多。她說:“十幾年來我的思想、我的專業都在不斷地成長、成熟,如果說最深的感受,那就是這樣兩句話———教研需要大愛,教研需要大智慧。”
        談起教研需要大愛這個話題,黃老師說:“‘孩子的眼睛里能看得見天堂。’泰戈爾這句有名的詩句成為我終身從事幼兒教育的精神支持。在工作中,我體會到教研員的愛體現在三個方面。其一是要愛孩子,構建科學的兒童觀。教研員對孩子的愛不是直接體現在和孩子親密接觸中,而是更多地體現在對兒童的認識和理解上,體現在對幼兒園課程的評價上。也就是說我們所做的一切是不是真正地為孩子謀快樂、謀幸福、謀發展了。為了讓孩子在人生的道路上走得更遠,我們現在千萬不要急功近利。我們要讓孩子走得更慢一點,充分感受到成長的快樂。我們更要去掉許多知識化、小學化的東西,要理解現在的‘快慢’與將來孩子們走得‘遠近’之間的辯證關系,把握主流的價值取向,真正為了讓每一個兒童能在學前教育階段,獲得終身可持續發展的能力,并由此對教師有一個正確的導向。這才是教研員在構建科學的兒童觀時所應有的作為。其二是愛教師,確立民主的教研觀。教研員應該思考教師的思考,體驗教師的體驗,并由此出發為教師提供可能的幫助。在教研實踐中,要有服務意識,支持意識。教研員與教師們是合作者,是共同成長者。在教研過程中如何發現老師沒有發現的亮點,梳理教師沒能清晰概括出來的理念,解決教師還沒有來得及解決的困惑,或者發現教師們尚未發現的問題等等,我想,這都是對教師的一種專業支持。其三是愛事業,樹立有意義的人生觀。教研員每組織一次教研活動,一線教師們在與你互動的過程中解決了實踐中的困惑和問題,獲得成長;一個幼兒園在教研員的長期引導、幫助過程中,保教質量不斷提高;一次課改,能夠給一代孩子帶來變化,讓孩子更健康地成長,我想這就是一種快樂,是自身價值得以充分體現的快樂”。
        教研員不但要有大愛,還要有大智慧。關于這一點,黃瓊老師有自己獨特的理解。她說,“第一,要有把握主流的智慧。搞教研工作,需要把握主流,把握趨勢。不僅要關注全國學前教育主流的價值,也要關注世界學前教育主流的方向,這是非常重要的。我覺得教研員所擔負的責任很重,如果主流方向把握不對,上面歪一點的話,下面就會斜一片。因而,每一階段關注什么,研究什么,每提出一個觀點、一個問題都需謹慎再謹慎。2000年,我到美國的6個城市去觀摩、學習他們的課程模式和教學方式。當時,給我刺激最大的是,在美國的幼兒園,很少有集體的教學活動,大多是有趣的區域活動。每個孩子都可以根據自己的興趣和需要來選擇活動。而那時,在我們的幼兒園里,是把所有的學習內容都集中在每天的兩個集體教學活動中。我就思考他們的價值取向是什么,反思我們的課程缺憾在哪兒。回國后我們就組織了一個中心組,專門研究區域活動。研究區域活動的意義、價值和定位,研究區域活動中環境的創設和材料的提供問題,研究教師對孩子行為的觀察和分析,以及思考如何使我們的課程真正能順應每個不同發展水平的孩子。同時,我們又不放棄對集體教學活動的探索,這是具有中國文化特點的課程模式。把以個體建構為主的區域活動與以共同建構為主的集體教學活動有機地結合起來,既順應世界學前教育改革的主流,也體現中國教育的特點。目前,在新課程推進過程中,盡管還有不少問題,但我想,在把握主流的方向上,我們是在積極地思索著,努力著。還要能把握研究的制高點。對于教研員來說要有使命感和責任感,這樣才能有所作為,才能領先一步,才能對教師們有實實在在的幫助。1998年,在上海托幼一體工作尚未全面啟動之時,我就和幼兒園的老師開始了托班教育的研究。在這之前,全市還沒有一個公辦幼兒園辦托班的。我們就從探索托班的環境創設開始,一步一步地開始研究,積累了大量有意義的經驗與體驗,為以后《上海市0~3歲嬰幼兒教養方案》的編制,為全市托幼一體工作的全面展開提供了先期的實踐經驗。
        第二,要有價值判斷的智慧。科學的、合理的價值判斷源于對課程的理解,對學前教育的理解。在平時的教研工作中,我們往往會碰到無數的價值判斷問題,這些判斷對教研員是一個莫大的考驗。2003年,我去英國考察,在參觀他們幼兒園的時候,我覺得反差最大的就是主題活動。在英國,每個班的孩子都有好幾個主題同時進行,有時候是一個孩子做一個主題,最充分地讓孩子去選擇自己真正感興趣的問題,去探索,去表達,去表現。但我們當時做主題的時候,全班孩子是一起做的,大家一起開始,一起結束。于是,我仔細觀察揣摩他們的主題模式,了解做不同主題時的環境創設、材料提供及師幼互動方式等問題。但回國以后,我卻不急于在全市推廣,因為,以我的判斷,那時教師們同時開展幾個主題的“火候”還沒有到,我們的老師好不容易才從分科課程走向綜合課程,操之過急,要求過高,會適得其反。于是我就在一個實驗班里和老師們一起研究,一起實踐。直到在2005年的全市園長培訓會上,我才謹慎地提出關于“一個主題和幾個主題的關系問題”,提出了開展多個主題活動的價值和實施策略等。盡管如此,我還是再三強調,要因園而異,因人而異,避免‘一刀切’。所以,我們任何一個研究項目的出臺,都要對它的合理性、科學性甚至地域性進行認真的思考和判斷。在教研的過程中,會碰到無數的價值判斷問題,有“大判斷”,也有“小判斷”。合理、合適的價值判斷,源于教育的智慧,源于對教育使命的理解,對學前教育課程的理解。
        第三,要有發現問題的智慧。在課改的不同階段,會出現不同的問題。教研員要有對問題的敏感性,不斷地在實踐中發現問題,并梳理癥結,找出關鍵的問題所在,然后不斷地給予教師以幫助。比如,對教師的案頭工作問題。通過調查,發現教師每天都有大量的案頭工作要處理,所以使教師們都疲憊了。上海有一個幼兒園的老師一個星期花在案頭上的工作時間是32個小時。于是,我們在2000年提出案頭工作的改革,成立了一個專門的研究小組,研究教師的案頭工作。我們提出,要實現幼兒園教師工作重點的戰略轉移:減少活動前的案頭工作,加強活動中的觀察、記錄,學會活動后的反思和調整。通過案頭工作的改革,既減輕了教師的工作負擔,又提高了教師的專業化水平。
        第四,要有合作協調的智慧。在工作中,我們不可能也無法單槍匹馬地活動,我們是一個團隊。我們需要與行政、科研、督導及大學教師、廣大園長、幼兒老師等各個方面“左右逢源”、“上下溝通”。做教研員工作,要大度,工作中難免有委屈,有磕碰,要靠真情、真誠,靠能力、智慧,才能贏得別人的尊重。教研員要有思想,要有想法,才能在這個領域有所作為。”
        最后,黃瓊老師特別指出:教研員要能“上得去,下得來”,“上”指思想境界教研能力,“下”指多到一線觀察學習交流。一定要務實,一定要關注實效,關注長效。“我愿意和教研員朋友們一道,做有思想的教研員,干有文化的教研工作,朝著大愛大智慧的方向不斷地前進,再前進!”

       


      相關資訊

        無相關信息
      共有條評論

      發表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論壇共享

      關于我們 | 業務合作 | 聯系我們 | 廣告業務 | 版權聲明 | 網站地圖

      Copyright © 2012 sdchild.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山東學前教育網 版權所有 魯ICP備11032427號-2   魯教科函[2014]1號

      地址:山東省濟南市勝利大街39號 技術支持:山東明天傳媒科技有限公司

      99热热在线精品久久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