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hu9ho"><mark id="hu9ho"></mark></source>
      1. <video id="hu9ho"></video>

      <b id="hu9ho"><sub id="hu9ho"><dl id="hu9ho"></dl></sub></b>
      <menu id="hu9ho"></menu>
    1. <wbr id="hu9ho"><input id="hu9ho"></input></wbr>
    2. <small id="hu9ho"></small>
      <b id="hu9ho"><address id="hu9ho"></address></b>
    3. <video id="hu9ho"><mark id="hu9ho"><noframes id="hu9ho"></noframes></mark></video>
    4. <video id="hu9ho"></video>
      <wbr id="hu9ho"><input id="hu9ho"></input></wbr>

      首頁 > 風采展示 > 人物茶座 > 正文

      王宜振

      來源:山東學前教育網  投稿人:王慧敏  時間:2012-10-25  瀏覽次數:

          給孩子的詩,應當是新鮮的、芬芳的,像早晨帶露的花,花雖小,帶給孩子的卻是一個春天。讀著宜振的詩,我得到了詩所帶給我的綿長的、持久的快樂。我好像走進一個神奇美妙的情境,“娃娃走進去會變成巨人/大人走進去卻變成娃娃”,的確如此。
                            ——著名詩人 金波
        宜振一生都沉浸在兒童的心靈世界,一生都在為著兒童工作。他吟誦不止,孜孜不倦,永不滿足,追求著心靈的完美和詩的境界的完美。有一首《摸亮》的詩當是這種追求的寫照:我摸一個詞語/從嫩摸到老/我想把它摸亮;我摸一個句子/從青摸到黃/我想把它摸亮……
                            ——著名作家 陳忠實
        兒童對于春天的愛是無限的,春天里所有的景物不僅代表春天,同時也代表自己。宜振先生的詩歌,面向兒童世界,召喚著這樣一個真理:要讓兒童愛詩,讓小朋友們永遠感到美不勝收,而不是要他們學會什么剪裁。
                            ——著名詩人 梁小斌
        王宜振目前寫得好的詩,大都是充滿了農村鄉土的情調的。我相信幾十年以后,我們國家農業人口也像西方各國那樣,只剩下百分之幾,成為公民中的少數,那時候王宜振的詩歌,其生命力仍然不會衰退。今天讀王宜振的詩歌的孩子們的孩子們,仍然會為他想象的新異而受到感動。正如我們今天讀古典的詩歌那樣。
                            ——著名詩歌評論家 孫紹振
        [人物小檔案]王宜振,男,1946年生。山東省東平縣人。《少年月刊》雜志主編、編審。陜西省高級職稱評審委員會執行評委。國務院突出貢獻專家,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中國作家協會會員,中國作家協會兒委會委員。1976年以來,先后在《人民日報》《人民文學》《詩刊》等全國一百余家刊物,發表詩歌二千余首,童話五十余萬字。出版有《笛王的故事》等著作二十余部,先后獲中國圖書獎、中國作協全國優秀兒童文學獎、宋慶齡兒童文學獎、全國優秀少兒圖書一等獎等十余項國家級文學和圖書大獎。《21世紀校園朗誦詩》一書,入選中宣部、中央文明辦、教育部、文化部、國家廣電總局、國家新聞出版總署、共青團中央聯合向社會推薦的“百部愛國主義教育圖書”。40多篇作品入選教育部審定通過的中小學語文新課程標準正式教材。另有三篇作品,入選香港中小學語文正式教材。
             春天
             春天是我的朋友
             春天真有趣
             春天摸摸我的手
             我的手發芽了
             春天摸摸我的頭
             我的頭開成一朵花了
             我在春天那里聊了一會兒
             我的腳趾生根了
             春天,真有趣兒
             它把它的朋友
             也變成春天了
        讀到如此美妙的童詩,遇見為孩子們寫出如此美妙的詩的詩人,我還有什么別的話可說?只有迫不及待地向我愛的孩子們,我敬佩的老師們,以及親愛的家長朋友們,介紹這位“一生都在與孩子對話,都在感受著兒童心靈的妙言,都在專注地與那一雙雙天真爛漫純潔無瑕的童稚的眼睛對視和交流,聆聽如竹筍拔節般活潑潑的生命旋律所帶給孩子美妙的春天”的善者,智者,美者。
        問:王主編您好!請您結合自己的創作談談關于兒童與詩歌閱讀這個話題好嗎?
        王宜振先生(以下簡稱王):圖像世界和影像世界的出現,使孩子的童年夢想正在受到破壞。而丟失了童年夢想的孩子,就會喪失自己的精神家園。喪失精神家園的孩子,心理就會發生傾斜,心靈就會被嚴重扭曲,其結果是十分可怕的。我認為只有兒童文學才是保留兒童夢想的土壤。只有在兒童文學里,兒童才有可能在自己的心靈中展開一個世界,一個在其中感到有趣味,感到自由,感到如魚得水般的身心愉悅的世界。也就是在這樣一個世界中,兒童才能自然地、不受干涉地用自己的心靈感知世界,感受事物,感受人,并形成真正屬于自己的感知方式。
        一個小孩從呱呱墜地起,就與詩歌天生有緣。試想,有哪一個孩子不是在兒歌中甜蜜地入睡,在兒歌中快樂地嬉戲的呢?稍大一些的孩子,便喜歡誦讀詩歌,從誦讀中體會兒童詩的情感、意蘊、趣味和韻律的絕妙之處。進入小學中高年級和初中,詩歌朗誦便成了孩子的一門必修課。詩中凝練的語言、細膩的感情、明亮的節奏、和諧的韻律盡可在聲音的形象中一一展現,使兒童詩歌這種藝術形式,成為陪伴孩子成長的最知心的伴侶、心靈的雨露和精神的家園。所以,我要說,從幼年到童年到少年的生命,如果沒有兒童詩歌陪伴,則是乏味的、寂寞的、枯萎的;如果有了詩歌陪伴,則是美妙的、多彩的、滋潤的。
        一個孩子如果對詩有濃厚的興趣,那么,他的文學欣賞能力就會大大增強,自然也能欣賞和感受其他純文學作品中的詩意。這是“因為一切純文學都要有詩的特質”(朱光潛:《談談詩與趣味的培養》)。
        我們通常所說的“兒童詩”,是一個大概念。如果從兒童成長的年齡段來分,又可以分為幼兒詩(包括兒歌)、童年詩和少年詩。幼兒詩主要針對學齡前兒童和小學低年級的兒童,給年齡較小的孩子寫的詩,又可以分為童謠(或者叫做兒歌)和兒童詩。童謠是指傳唱在兒童之間沒有樂譜的歌謠,它是流傳于兒童之間的一種口耳相傳的藝術形式。我寫的童謠不多,但我注重在童謠中追求“詩味”,是一種詩味十足的新童謠。如我寫的《小河的花》:小河里/花兒多/只能看/不能捉/誰種的/風婆婆//又如我寫的《小貝殼》:海邊小貝殼/請你告訴我/你的年齡不算大/為啥皺紋多又多//貝殼笑呵呵/悄悄對我說/那是條條錄音帶/錄下大海一支歌//這種童謠使孩子聽了,要進行一番思考,在思考中會發現一種詩意的美。還有一種童謠,不大追求詩意的美,但要寫得風趣幽默,如我寫的《兩個呼嚕嚕》:小貓睡得香/小貓睡得熟/小貓喜歡打呼嚕/呼嚕嚕 呼嚕嚕//爸爸睡得香/爸爸睡得熟/爸爸喜歡打呼嚕/呼嚕嚕 呼嚕嚕//兩個呼嚕嚕/穿成一串糖葫蘆/兩個呼嚕嚕/嚇跑兩只小老鼠//聽了呼嚕嚕/媽媽氣呼呼/她說呼嚕太討厭/睡覺要把耳朵堵//聽了呼嚕嚕/我呀 樂得嘴巴合不住/我說呼嚕真有趣/我家變成音樂屋//這首童謠,除了講究音韻節奏、瑯瑯上口以外,更重要的是追求風趣幽默,使孩子得到輕松快樂的心靈愉悅。
        幼兒詩是指供幼兒誦唱的詩歌。幼兒在這一年齡段,智力的發展是十分迅速的。針對這一階段孩子的心理變化,要求寫給他們的詩歌要有豐富的想象,美好的意境和優美的語言。如我寫過一首幼兒詩,叫做《鳥兒的翻譯家》:大森林并不寂寞可怕/那里生活著許多鳥娃娃/吱吱喳喳,吱吱喳喳/那是鳥兒在同我們講話//講了半天,我們誰也聽不懂/大伙兒急得直拍自己的腦瓜/我們多想同鳥兒交個朋友/可美好的愿望該怎樣表達//如果鳥兒們有自己的學校/請一定收下我這個娃娃/我要在那兒學習它們的語言,好做一個鳥兒的翻譯家//這首小詩,通過幼兒想跟鳥兒的對話,繼而想交個朋友,可由于語言不通而無法實現,隨之展開大膽的想象,想象進入鳥兒的學校學習鳥兒的語言,以便長大了當一個鳥兒的翻譯家。孩子豐富的想象,表達了他們美好的理想和熱愛生活的愿望。幼兒詩還可以直面幼兒的生活。由于幼兒的生活比較簡單而單純,這就要求詩人有一雙善于捕捉和善于發現的眼睛。我寫過一首幼兒詩《大腳和小腳》:大腳大/小腳小/大腳是爸爸/小腳是寶寶//大腳小腳都走路/大腳聲音大/小腳聲音小//小腳為啥聲音小/爸爸想想就知道———樓下阿姨上夜班/白天要睡覺//大腳大/小腳小/大腳小腳都走路/大腳小腳靜悄悄……//這首小詩,有趣的是只寫了一雙大腳丫和一雙小腳丫,就寫出了孩子美好的心靈世界。這心靈世界迸發的每一點火花都會點亮小讀者的眼睛,使他們驚喜,使他們露出甜甜的笑容。我國著名兒童詩人金波先生,讀了這首小詩后說:“詩是美的。樸素的美,留給讀者的印象更深刻。”他還說:“語言上的重疊復沓,創造了一個寧靜的詩的意境。我好像聽見了輕輕的腳步聲,像聽著舒緩的音樂。詩人心里有了這種和諧怡人的音樂,才能流出來,流成詩歌。”
        從以上可以看出,幼兒詩和童謠不同。幼兒詩一般有想象、有意境、語言優美、句式長短不齊。幼兒詩一般押韻,有較強的音樂性。幼兒詩便于孩子聽賞和誦讀,在聽賞和誦讀中引發孩子們思考,從中細細體會詩中的意境和意蘊。
        問:兒童詩要使孩子讀了之后,從中能發現美,感受美,從而激發和培養孩子創造美的興趣和能力,您結合詩歌創作談談這個話題好嗎?
        王:不論是幼兒詩、童年詩和少年詩,它們作為兒童文學的一種樣式,都需要發展,需要創新。一切文學藝術都要不斷創新,創新是一切文學藝術的生命。我們看一篇作品,往往不是看它結構如何嚴謹、文字如何優美,而是看它的內容和形式有沒有創新,有沒有屬于作者自己的東西。這種屬于自己的東西,就構成了這篇作品存在的價值。
        為什么寫詩要不斷創新呢?這和世界上沒有兩個完全一樣的樹葉一樣,自己的詩要和別人的詩區別開來,也要有自己的獨到之處。我在自己的創作中,很注意進行創新,如果沒有新的發現,寧愿不寫,也不去跟在別人的后面人云亦云。上個世紀八十年代,我想寫一首植樹的小詩,可怎樣去寫這樣一首小詩,這下可難住了我。一是我要表現的主題并不新鮮;二是這方面的詩別人寫過了許多,自己要寫出新意來,并非易事。有一天,我來到一個小池塘邊,圍著小池塘左看右看,這時我突然發現,這個小池塘多像大地的一只眼睛呀,可這只眼睛卻沒有睫毛。我想,如果在它的周圍栽上一棵棵小樹,這只眼睛不就有了睫毛了嗎?想到這兒,我便揮筆寫下《藍眼睛和長睫毛》這首小詩:小池塘真藍真亮/它是大地媽媽的一只眼睛/總是睜著//大地媽媽/想做一個漂亮的夢/可眼睛/總是閉不上//我們在它的周圍/栽了一圈小樹/小樹長粗了/小樹長高了/眼睛有了長長的睫毛//現在/它的睫毛可以輕輕關閉/大地媽媽/可以做一個甜甜的夢了//這首小詩發表后,大家紛紛談到這首小詩在內容和形式上都有自己獨到的發現。當然一首詩要寫出新意來,并不是偶然的。它需要對生活長期觀察和積累,并對生活進行加工、提煉和升華。又如我寫《紅蜻蜓》這首小詩,這種題材別人寫得太多了,我只有一條路,從生活中開掘出更深更新的詩意來。我寫道:我捉住一只紅蜻蜓/放進小小的標本夾/想不到春天竟哭了起來/春天說她丟失了一只腳丫//把紅蜻蜓喻為春天的一只紅腳丫,是我長期觀察的結果。試想,如果沒有對春天細致如微的觀察,沒有對觀察來的東西進行去粗取精、去偽存真的提煉和升華,是難以寫出這首小詩來的。老師和家長為孩子選擇童詩,也要選擇一些想象力豐富,有創新的優美的童詩,這樣才利于培養孩子的審美情趣和創造能力。
        最后,我送給可愛的孩子們一首童詩,祝愿小朋友們天天與美麗的春天約會,與優美的詩歌約會,啟迪心靈,感受美好的生活。
             小樹變成一只鳥
             小雨點
             蹦蹦跳
             小樹洗洗澡
             長出一身綠羽毛
             哈哈哈,真有趣
             小樹變成一只鳥

       


      相關資訊

        無相關信息
      共有條評論

      發表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論壇共享

      關于我們 | 業務合作 | 聯系我們 | 廣告業務 | 版權聲明 | 網站地圖

      Copyright © 2012 sdchild.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山東學前教育網 版權所有 魯ICP備11032427號-2   魯教科函[2014]1號

      地址:山東省濟南市勝利大街39號 技術支持:山東明天傳媒科技有限公司

      99热热在线精品久久99